首 页 |  信息公开 |  党群工作 |  学校管理 |  教学科研 |  德育专栏 |  校园文化 |  教工之家 |  学生园地 |  文明创建
 
教学科研
       规章制度
       教研活动
       课程建设
拓展性课程
探究性课程
       教育科研
特色研究
校本培训
主题活动
 
首页  >  教学科研  
教学科研
 
 
“内容”与“经历”并重,深入推进“悦读”活动
发布日期: 2017-06-05 09:33:00

【摘要】为促进学生的阅读能力发展,美国曾提出“阅读优先”计划。就阅读活动本身来说,“兴趣优先”已是普遍共识,而阅读兴趣的关键即能否真正“进入阅读”和“享受阅读”。为此,我们需要为高年段小学生的“悦读”活动提供内源性支持:借助教材推荐课外阅读;立体激趣支持动力阅读;方法指导保障有效阅读,辅以读写结合策略,强化语用,关注学生阅读经历,让学生在愉快的阅读体验中潜移默化地提高阅读素养。

【关键词】阅读不悦 借助教材兴趣优先 方法指导

    崔峦老师在《儿童阅读与阅读教学改革》报告中明确指出:“从国家和民族的高度、从获得知识、学会学习的角度和为让每个孩子获得充实幸福的人生,我们都应推进儿童阅读。”我国的语文课程以阅读为中心构建,其比重占全部语文课程的三分之二以上,学生在阅读中训练听说读写技能,提高阅读素养。而《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也对学生阅读作了如下要求:“应钻研文本,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加深理解和体验,有所感悟和思考,受到情感熏陶,获得思想启迪,享受审美乐趣。”在阅读备受重视的当下,学龄儿童们的阅读情况却不容乐观,首要问题就是孩子们的阅读并没有我们期望的那么快乐,很多孩子不愿课外阅读,也感受不到阅读的乐趣。美国当代著名心理学家马丁·塞利格曼认为,“教育要培养学生拥有感受快乐的能力,给自己的心灵多灌输积极的思想,学会寻找生活中的幸福体验和一切美好的事物。”可见,能真正进入阅读并享受阅读的过程才是真阅读,才是“悦读”。

一、    阅读不悦

阅读是精神成长的过程,阅读能力是人们终身学习的基础。近年来,随着全民阅读的推广和深入,我们欣喜地发现,中小学的阅读氛围有所改善,然而静心审视目前高年段小学生阅读不悦的现象,我们在欣喜之余不免也有些担忧。

(一)不悦之一:书目推荐非出于儿童本位

孩子需要文学的教育,也需要教材之外更多的文学阅读。但当下,孩子的阅读选择可能性太大,而他们本身的认知能力和审美能力尚不完备,所以家校对于阅读书目的引导和把关显得非常重要。可是,学校推荐的书、家长们认为的经典读物却经常让孩子避而远之,孩子读得不开心,久而久之就远离了阅读。例如高尔基的《童年》、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尽管书目经典,但脱离孩子生活,收效甚微。

(二)不悦之二:阅读动机非源于兴趣爱好

当下儿童阅读功利化的现象比较严重:从学生角度看,“考试考什么,我们就读什么”似乎成为了普遍认知,经对本校调研发现,近八成的4-5年级小学生认为阅读只是为了“提高学习成绩”。从老师方面看,阅读经常是作为统一的学习任务被布置给学生:作文书、阅读理解材料等等,强制性阅读常常伤害了学生的阅读兴趣。

(三)不悦之三:阅读过程非基于方法指导

当下的阅读往往只关注学生读了没有和读了多少的问题,而将学生的阅读方法、习惯等问题忽视了。孩子们在追求阅读数量的同时,经常忘记了阅读的质量,只是兴之所至,随手翻阅,扫视完甚至未读完即止。他们呈现了阅读的状态,却未真正享受阅读的过程。

苏霍姆林斯基曾说:“一个不阅读的孩子就是学习上的潜在差生。”一个人的智力启蒙、道德养成、素质培养以及他创新能力的发展都离不开阅读。而从语言层面上来说,阅读则是语言成长最好的摇篮。

二、    借助教材:让“悦读”有内容

《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指出:“要重视培养学生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提高阅读品味。提倡少做题,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语文的阅读课堂教学是开放包容的,教材无非是个例子,语文学习应从教材出发,继而挖掘有效资源,与课外阅读链接,提升学生的语文素养。

(一)循作者方向,推荐相关阅读

我们的教材中不乏有很多出自名家文质兼美的文章能够成为孩子们学习语言的典范,可是由于教材篇幅有限,这些名家的作品不能一一入选,那么在学生学习了某位作家的文章后,教师可以根据作家的语言特色和写作背景推荐相关阅读,这样既增加了学生的阅读量,又加深了他们对于作家的了解和对作家作品风格的把握。

例如,四年级第一学期第9课《“病人”》的作者——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用诙谐幽默的语言讲述了“我”渴望生病却发现“装病”是一件自讨苦吃的事情。学完课文后,教师可以推荐秦文君的《小丫林晓梅》《男生贾里全传》《女生贾梅全传》等书,这些书目从儿童视角出发,展现了儿童的所思所行,非常有感染力。补充阅读后,学生对于作者的了解也会更加立体丰满。

(二)因文体而异,推荐同类阅读

不同文章体裁的作品,它的构成要素和阅读关注点也是不一样的。如记叙文有六要素,议论文有三要素,说明文有说明对象、说明方法等构成要素……教师可依据文章体裁,重新整合教材,促进学生掌握文体规律,做到触类旁通。

例如,四年级第一学期第35课《只有一个地球》是一篇科学小品文即文艺性的说明文,采用了列数字、举例子等多种说明方法从人类生存的角度阐明了人类的生存“只有一个地球”的事实,呼吁人类应该珍惜资源,保护地球。学后,教师可顺势推荐法布尔的《昆虫记》等科学小品文,使学生能从高品质阅读中学到知识,找到乐趣。

(三)由单元延伸,推荐主题阅读

沪教版教材编排选文以主题单元呈现,每册教材八个单元,主题涉及人与自我、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等维度。一个单元构成一个相对完整的体系,教师可循着单元主题,引导学生联系文本内容延伸至相关的丰富的课外阅读资源,让学生通过感知、体验、领悟形成相对完整的知识建构。

例如,五年级第二学期第一单元以人物故事为主,勤奋好学的华罗庚、珍惜时间的鲁迅、为自己整天游手好闲而后悔不已的佩佳、百折不挠找到“神奇子弹”的欧立希和身残志坚的霍金,一个个小故事滋润了孩子的心田,体悟人生哲理。教师可趁热打铁,推荐《岳飞学艺》《邓亚萍苦练球技》《高尔基读书》《达芬奇画蛋》等故事,篇幅不长,却突破书本局限,实现了课内向课外的延伸。

三、    兴趣优先:让“悦读”悦起来

有了文本的依托,学生的阅读心理和情感体验就成为了我们关注的重点。“悦读”强调真正进入阅读,享受阅读过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兴趣是让人竭尽全力投入去做一件事的源动力,而教师在学生阅读方面所发挥的作用,首当其冲的就是保护儿童的阅读兴趣。

(一)书香班级,营造氛围

“腹有诗书气自华,最是书香能致远”。打造书香班级,给孩子一片享受阅读过程的净土一直以来都是笔者的努力方向。利用学校图书馆和学生现有资源成立班级图书角、任命小书长,利用黑板报宣传班级“小书虫”,利用学习园地展出孩子的好书推荐卡、阅读写绘作品,再加上教师阅读的言传身教,笔者努力让教室的每个角落都遍布书影,充满书香,让孩子亲近阅读,爱上阅读。

(二)精心导读,激发兴趣

张祖庆老师曾在《导读课的重要使命》一文中提及:“导读的使命就在于教师如何千方百计地让儿童喜欢阅读一本本陌生的好书,进而自主地、投入地反复阅读。”也就是说,教师在用儿童的眼光审视阅读、用儿童的方式引导阅读时需要精心导读,从而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如在导读课中介绍故事的开头、结局,不给中间曲折的过程或描述精彩的故事情节,不给开头、结局,吊起学生的阅读胃口。

例如美绘版《男生贾里全传》中的每一个小故事都有“贾里日记”做引子,图文并茂且字数不多,教师稍作引导即激起了学生的阅读期待,让学生自发地走进文本,去体会书本的无限魅力。

这样的导读课简单却不简约,对学生而言也易进入。

(三)创意“评书”,言出惊喜

儿童具有评论的天赋,而且自成一格,如果他们对一本书有浓厚的兴趣且表达能力足够,那么他们一定是希望能为书本代言,与更多的伙伴分享,而老师所要做的就是帮助孩子发掘这份能力。

于是笔者在班级开展了“说来听听”“评书”会,对学生读过的各种有特色的书举行颁奖仪式,即用颁奖的形式对各种有阅读价值的书作评论,从而点燃儿童阅读之火。在引导学生进行“评书”上,教师也教授了一些方法,如回顾权威读者的评价,又如撷取经典片段或者节选学生自己所写的阅读札记。

例如学生将“最温暖书目”奖颁给了《城南旧事》,颁奖词是:“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英子的童年逝去了,但她内心的童年从未走远。”又如学生将“最清新童话故事”奖颁给了《柳林风声》,颁奖词是:“一只癞蛤蟆的刺激旅行,一场充满爱的旅程。”

奖项和评书词虽简单,但都是学生发自内心的评价。他们的创意推荐往往让同伴有了浓厚的阅读兴趣。

(四)有声共读,感受温情

语言学科强调语感,而语感能力的提高则意味着语言直觉思维能力的形成。孩子不愿意阅读,再多的阅读意义也打动不了他!可是朗读不一样,它从无声到有声,是传播思想、传递情感、传承精神的一种手段。朗读的过程也是有效“输入”语感的过程。

前一阶段,笔者和学生一起读了《35公斤的希望》,这是一部极其感人的少年成长小说。“我不是很高,不是很胖,我有35公斤的希望。”主人公格雷古瓦身上有现代小学生共有的特点,有自己不爱的学科,有自己不喜欢的考试……

听着教师声情并茂、绘声绘色的朗读,学生感同身受,沉浸其中,他们直观地感受到书中语言文字的迷人,感受到书中主人公的情感。不知不觉,他们被深深地吸引了,后来孩子们主动要求接力带读,于是,我班的“朗读者”闪亮登场,他们稚嫩的声音里饱含了个性化的感受,他们让文字变得有温度,有情感。师生共读、亲子共读、同伴共读,我们要做的就是温暖地陪伴学生有声阅读,绽放语言的魅力。

(五)实践活动,收获成就

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的需要层次理论中把“追求成就感(自我实现)”定义为个性生存的终极目标。对于小学生而言,正是因为他们心理发展的不完善,所以他们更看重来自外界的认同。教师开展的丰富多彩的阅读活动可以不同程度地让孩子丰富阅读体验,收获成就感,从而推动兴趣阅读。

1.纸上微博,交流阅读感受

时下,微博已成为人们最流行的网络社交平台之一。教师可创造性地利用微博这种富含现代气息的写作形式提高学生的写作兴趣,促进学生个性化、创造性地交流阅读感受,启迪语言智慧。每天一次的“纸上微博”记录了学生的阅读过程和内心感受,每周一次的“微博秀”通过学生的手动点赞选出“最具人气微博”,给予班级“朗读者”奖励,多次人气叠加可获得老师赠书一本,扉页上老师亲手书写的阅读赠言,相信会成为送给学生最好的礼物。

例如,在阅读《小王子》后,学生用狐狸的一句话“发”了当天的微博:“真正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无法看见,只有用心灵才能看见事物的本质。”再如,在阅读《昆虫记》后,学生说:“感谢法布尔让我走进了一个千奇百怪的昆虫世界,让我知道这些渺小生命的存在价值,要是让我给这本书打个分数,一定是120分!”又如,学生在读了《达芬奇画蛋》的故事后,这样感慨:“原来画蛋这样一件平常的小事也不是那么容易,要想做好一件事,不仅要打好基础,还要持之以恒才会成功。

2.“写绘”一体,展示阅读成果

“写绘”能恰如其分地体现学生的内心,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加深他们对文章的理解,提高学习兴趣,同时帮助他们积累语言文字。“写绘”不仅不枯燥且自由度高、形式多样,学生的每一张的写绘作品都是画中有话,就像是他们放飞后的心灵,单纯可贵!

例如,学生在阅读《昆虫记》后以“昆虫大世界”为题写绘,又如,单元延伸阅读后他们完成了“走近名人”的写绘……稚嫩的画笔,真诚的文字,对学生而言,他们的作品就是他们灵魂的体现。他们爱看每次的写绘作业展出,这里没有分数,没有攀比,写自己,画自己就是最好的作品!

3.角色扮演,再现阅读精彩

课本剧表演是集综合性、实践性于一体的活动过程。当学生自己将教材中故事性强、他们喜欢的文章改编表演后,他们学习的热情与灵性均被激发,他们成为好的导演,成为好的编剧,更是感受、进入和融入角色,成为好的演员,再现了阅读精彩。

例如四年级第二学期《东郭先生和狼》的表演中,有两处细节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东郭先生痛骂狼没良心和老农机智地骗狼钻进口袋。孩子们经过反复研读对于这两处表演都把握得很到位,简直演活了东郭先生和老农。

四、    方法指导:让“悦读”有经历

笔者认为,阅读不仅要有内容、有兴趣,还要掌握正确的方法。徐特立老师曾以一生治学的经验之谈提出“不动笔墨不读书”,鲁迅先生也讲过,读书要“眼到,口到,心到,手到,脑到”。因此要想保障有效阅读,使学生获得审美体验和深刻阅读后的理性快感,方法指导尤为重要。

(一)精读略读,兼顾阅读“质”“量”

我们都知道,阅读从形式上大致可以分为精读和略读,精读为通透,略读为博采,两者相辅相成,历来是学问家读书的焦孟之法。教师在指导阅读时既要鼓励学生博览群书、海量阅读,也要注重让孩子进行有目的有选择地精读,从而“质”“量”并重,取得最佳的阅读效果。

(二)符号批注,充实阅读过程

“符号”即符号标记法,用各种符号在书中“勾勾画画”,以便用时查阅或再阅读时引起注意。批注即批语注释,是我国传统的读书方法,它直入文本、少有迂回,是阅读者自身感受的再现。因此,教师应教会学生在阅读时创作提炼出属于自己的读书符号,并将自己对文本内容的理解和感想写于书中空白处,可以是“眉批”写在书头,可以是“旁批”写在句子或段落旁边,也可以是“总批”写在文章最后,在书上留下自己“钻”过的痕迹。

(三)质疑问难,提升思维品质

朱熹认为,“读书既要熟读成诵,又要精于思考”。其实,给自己提问题,自己在阅读过程中寻找答案是最基本的阅读方法。质疑既能帮助孩子读懂文章写了什么,还能帮助孩子把文章读深、读透。

例如沈石溪的《狼王梦》讲述了母狼紫岚的狼王梦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一次又一次地破碎,最后为了保住被寄托全部希望的狼孙的安全与金雕同归于尽的故事。这无疑是一个悲剧,对于紫岚这一个悲剧性的人物,其实孩子们的内心有很多疑问,紫岚为什么对自己的孩子这么残忍?它到底是不是个好母亲?在思辨性的阅读过程中,孩子的探究动力被激发,他们对于作者的谋篇布局也会有新的发现与思考。

(四)联系生活,引发学生共情

阅读的魅力在哪里?就在于书中的人生会让读者联想到自己的人生。心灵上刹那间的触电即为心灵的共振。优秀的作品总是那么真切,让我们不由自主地沉迷其中,羡慕、悲伤、悔恨、庆幸等情愫从心底升起。

会读书的孩子总是能把作品与身边的生活联系起来,于是他们的经历得到了丰富,对生活的认识得到了强化,感悟到了作品的魅力,对书产生了感情。他们的生活也因此更加富有诗意。

语言有温度,字词知冷暖。一个从小便热爱阅读的孩子,长大后必定是一个内心富足且思维开阔的人。虽然眼下仍是一个“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时代,但终身学习的理念已深入社会,学生的全面发展需要阅读,需要教师以“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提升学生的综合素养”为中心指导阅读,让我们的孩子真正“进入阅读”和“享受阅读”,并在这个过程中,引导学生潜移默化地掌握阅读方法,从“阅读”走向“悦读”,从“悦读”走向“会读”,提高阅读素养。

【参考文献】

[1]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1

[2] 林丽卿,积极心理学视野下的阅读教学[J].小学语文教学,20149

[3] 潘文彬,课外阅读:回归常态,轻盈行走——关于课外阅读的遐思[J].小学语文教学,20167.8

[4] 惠中,吴忠豪.小学语文课程与教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8

[5] 刘济远. 小学语文教学策略[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大学出版社,2010.5

[6] 萧枫,姜忠喆.与学生谈非智力培养[M] .长春: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2.4

20175校级交流

 

 

文章作者:松江区泗泾第二小学 刘莹
文章出处:松江区泗泾第二小学 刘莹

文章浏览次数:
 
 
   
 
首 页    |  信 息 公 开  | 党 群 工 作  | 学 校 管 理  |  教 学 科 研  |  德 育 专 栏  |  校 园 文 化  |  教 工 之 家  |  学 生 园 地  |  专 题 网 站
沪教Y6-20110040号

上海市松江区泗泾第二小学 ©2008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新家园路333号
学校电话:021-57615518 邮政编码:201601
网站访问次数: